厨房哲学家

辛波斯卡|对色情文学的看法


再没有比思想更淫荡的事物了。

这类放浪的行径嚣狂如随风飘送的野草

蔓生于雏菊铺造的园地。

有思想的人认为天底下没有神圣之事。

厚颜鲜耻地直呼万物之名,

淫秽地分解,色情地组合,

狂乱放荡地追逐赤裸的事实,

猥亵地抚弄棘手的问题,

春情大发地讨论——这些他们听来如同音乐。

在光天化日或夜色掩护之下,

他们形成圈子,三角关系,或成双配对。

伴侣的年龄和性别无关紧要。

他们目光炯炯,满面红光。

呼朋引伴走入歧途。

堕落的女儿带坏她们的父亲。

哥哥做妹妹的淫媒。

他们喜欢在知识的禁树上

采下的果实

胜过纸面光滑的杂志上找到的粉红屁股——

那些终极来说天真无邪的猥亵刊物。

他们喜爱的书籍里没有图片。

唯一的变化是大拇指甲或蜡笔

标记出某些词语。

令人震惊的是,他们殚精竭智

用以使彼此受精的各种姿势,和

不受抑制的纯真!

这样的姿势即使《爱经》一书也一无所知。

他们幽会时唯一湿热的东西是茶水。

他们坐在椅子上,掀动嘴唇。

每个人交合的只是自己的双腿

好让一只脚搁放地上,

而另一只自由地在半空中摆荡。

偶尔才会有人站起身来,

走到窗口

透过窗帘的缝隙

窥探外面的街景。

评论
热度(8)

© 毛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